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灵魂错体

灵魂错体_灵魂错体

今天是我待在研究所的最后一天,明天我就要到国家祕密研究所去了。哦,你问我是谁啊?我是一名博士研究生,叫李星,今年27岁,长相实在是难以恭维,至今没有女朋友,我把我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我的专课研究上,获得了不少的奖相,所以今年我的学业毕业后他们让我进入国家研究所去工作,工资又高待遇又好,那我肯定去了(不去才傻瓜呢),与我同去的还有同一研究所的大美女尉亚玲,我们私下叫她“哑铃”,标準的大美女,老爹又是百万富翁,真不明白她还要那幺努力干什幺(鸵鸟︰这是他的观点,与我无干)。可惜中国没有去参加世界小姐的评选,要不然她可能就成为代表了,所里的未婚人士都把她列为结婚对象範围,除了我,不是本人品位高,而是有自知之明,我一无家世,二无长相,单凭这两相就在外围了,当然了,看美女就算没有什幺想法也是爽心悦目的,对于这次一起去国家研究所没有什幺想法(幻想)
上午拿了毕业证书和博士文凭就与几个同学一起去吃个饭,为了庆祝我们的毕业,大家叫了几瓶啤酒,因为我的待遇比较好,大家都频频向我敬酒,以至于散会时我已经看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有两个了,其实大家都一样,都是这个模样,我告别大家向我独自租的房子方向走去。我摇摇晃晃过唯一的那个马路,该死的,谁把可乐罐头放在马路上,我伸脚大力远射,一脚踩上去,剎那间,天空,高楼,人流都呈一个角加速度转动,然后在我的后脑与地面接触之后我就不知道了。
「这个人好可怜,竟然死在一个可乐罐头上。」杂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「就是,不知道是那个缺德的,害死了一条人命。」照声音估计这应该是50出头的中年妇女的声音。
「我说他也算运气好没有车辆从他身上开过,留个全尸。」声音应该是个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。
都什幺年代了,还在乎全尸不全尸的,迂腐,是有人死了吗?去看看。我一边想一边拨开人群向前挤。当我的手伸向人群时,那些人像光线一样的被我的手穿透,难道这些不是人??不管了,还是看看死者吧。噢,脸好丑,可怎幺看起来这幺熟悉,我好像认识这个死者的啊,这不是就是我自己吗?怎幺有另一个我躺在地上啊。就在这时救护车来了,七手八角把另一个我 到车上去。
「喂,喂,这个人是怎幺回事?」我拉扯着尸体,却想穿透空气一样的毫无作用力,而我的狂叫声竟然没有听到,当我不存在一样。
突然,有一只手排排我的肩膀,太好了,终于有人理我了。
「我希望你能认识清楚,你已经死了,而我是带你上天的天使王冰,」那个人在我还没有张嘴问话之钱就塞给我一个炸弹。
「哈哈,你真会开玩笑,天使是你这样子的吗,看你西装领带,皮鞋公文包的,分明是个现代人嘛,天使可是张翅膀的,拜托你开玩笑也开开个有意义的嘛。」在现代衣冠文物发展的现代竟然还有这种人,不可思议,不可思议。
「算了,你们有什幺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的说法,我现下带你上天堂去,不跟你啰嗦。」说着拉着我的手,我们直向天空飘去,这时我的最张的足可以放下一个足球,心里却沈的犹如航空母舰的重量,我死了,TMD,我刚刚好日子来了就死了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他拉着我飘到空中的一扇,孤零零的一扇门,但是等我们从门中穿过时却发现这里好像是一城市,他拉着我到一幢高楼中,样子有点像我那个城市的市政府。
「那你跟我过来,我们先去登记一下的户口和籍贯,还要领取一些生活必须品和救济金。」又拉着我走到一个服务台边上,美丽的服务小姐,可我就是比较不出天堂和人间那里不同了,一样的服务设施,一样漂亮面孔,连服装行为都一样,不可思议。
「小姐请你查一下,这个叫李星的分发在哪个区,帐户上有多少存款,谢谢。」等到这个天使向美丽的服务小姐问个这个问题,乘服务小姐在电脑上资料的时候,我向他问了这个问题,「为什幺天堂和人间这幺像?」
「傻瓜,人是不愿意改变生活模式的,死了之后当然希望过原来的生活了,当然天堂就满足他们了,就是工作也一样,我不要是没工作,才不会做天使这份工作,又累又没有高工资。」他开始碎碎念了。
「厄,是有一个叫李星的,可是他的归期在62年以后,今天需要报道的一个李醒的老头倒是没有报到,也应该是你负责的,不会是又弄错了吧。」服务小姐笑瞇瞇看着这位王冰天使。
「TMD,你小子竟然我我弄错了,我就在想我不应该是短寿的,都是你这小子,把我赔来。」这些话当然是不能说的了,意见可以保留嘛。「啊﹗那怎幺办,天堂不能留,人间不能返,我是黑市户口了,不会要我到地狱去吧。」我急了。

你小子那里有什幺地狱,人死了就全到天堂来的,无论是多坏的人一样来天堂,你的去处是很好办,把你送回躯壳不就得了,把我拉入一样像电梯一样的玩样中,只见他一按一个按纽,一道白光亮起,我就不知道知觉了。

我回到了人间了。
「灯光这幺刺眼,不舒服,还有怎幺有女人哭哭涕涕的,哎你要哭也到别处哭啊,在这里哭,烦,烦,烦。」我好像躺在床上啊。「啊,对了,那个该死的粗心天使把我送回来了,这幺说哭的是我母亲。」我慢慢的张看眼睛,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,叫妈準没错(我想不起除了我母亲,有哪个女性为我哭泣)。

妈,不用哭啊,我没事。」一声娇脆欲滴的女声从我口中叫出。
「婉儿,婉儿没事了,婉儿还活着,护士,医生,医生,快来啊﹗」等我看清楚前面的女人,却发现与我想像的大有出入,这个女人比我老妈漂亮何止一百倍啊,大美女啊,这个女人大叫起来。
踏,踏,踏,一下子就出现好多人,还有啊,那个医生在我身上弄什幺仪器,那个护士小姐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的,我烦了,随手拿开她的手却碰到我胸前的两团软绵绵的东西。这是啊,这,这不就是女生的胸博啊,我怎幺会有这种东西,咦,这是我的声音吗,高亮而柔和的女高音,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──我是女生,啪,我全身化成一团泥,晕了。
怎幺有这种梦的啊,竟然会变成女生,莫非上过天堂的人都有妄想症,还是连上天堂都是做梦的某部分,虽然那部分的记忆很清晰,但我毕竟是无神主义者,现下有证据它是假的就当它假的了。我爬起床,恩不是刚刚那个床了,看来刚刚真的是做梦,但还是摸摸胸以做确定。啊,两团软绵绵的,还在﹗﹗﹗还在做梦,继续睡,醒了就没了的,哈哈,我真是天才(明明是白癡),一会又睡着了。

「小姐,小姐,好点了吗?」一个纯朴女声从门外传来。
「去,去,让我再睡会。」我一贯早上起床对老妈说的话,等小姐醒来,对我说??
我那里会带女孩子进来啊,只有昨天的荒唐梦,一按胸还在,啊,啊,啊,啊低叫几声是女声,我正等着去检查男女原始的不同之处,门开了,一个菲佣进来了,一阵手忙脚乱,像做贼一样──悲惨的,我终于承认了这个残酷的现实,那当然要捞回本钱,平时没有见过女孩子的身体,这次要嘿嘿嘿,等等,我干吗要怕菲佣发现,我“检查”的是“自己”的身体啊。对了看看“自己”长什幺样。
「你帮我拿个镜子过来好吗。」我向那个菲佣“吩咐”(从来没有享受过)。
「小姐,你旁边的就是你的梳妆台啊。」那个菲佣正端着一个奶茶给我。

我一侧头,看见一面镜子,啊好大镜子啊,简直可以反映整个房间,虽然夸张了点,但照我全身是不成问题的。长髮飘逸,丹眉凤眼,瑶鼻樱唇,瓜子脸,白嫩肌肤,还有胸前的足以证明是是个波霸,身材好得不得了,比尉亚玲更要上品。
「我没事,你先出去,让我休息会。」等那个菲佣一出去,我就破急不待要检查“自己”的身体。
「住手,你这个坏流胚子。」突然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下我的面前,啊,这不是我现下的那个“自己”吗?鬼啊﹗﹗
「嘿嘿嘿,是这幺回事」”唉,该出场的还是要出场,就是那个特别特别粗心的天使王冰一头出现下我的面前。
原来他一天之中就出现两次错误,把这个樊颖婉也搞错了,而且在送我回来的时候按安错了号码,结果就发生了这种事,本来只要把我调出这个身体就没事了的,但是一个躯壳承受不了一个月内灵魂两次离开,所以我就不得不以这个身分过上一个月,而我自己的躯壳的事只有我自己办了,因为这世上只有我这个“人”知道这事,而且这个女人,不,应该说是女鬼怕我对她的躯壳做一些骯髒的动作,就硬要来跟蹤。
这下完了,我要以这个身分生活一个月,本来还想能研究一下女生的身体状况,可惜连这个也没能实现了,因为那个樊颖婉不但吃饭,睡觉,上街都要跟,连上厕所,洗澡都要跟,害得我没有机会,但是眼富总是有的,怕是以后再也没有比我清楚她的身体的男人了,包括她老公,看她以后还怎幺嫁人,不过说不定她为了嫁人一刀把我宰了(抢回身体后),想来就背上冷叟叟的。最重要的是现下我要去赶快处理我的身体啊,要是火烧了,那我以后还怎幺回去,难不成附在一堆灰上,我苦!
当下急急忙忙的就要向家赶,没想到十几个女佣,把我拉住︰「老爷吩咐过,今天不準小姐外出,要是闷了,可以在花园里逛逛。」我死活要走,该死的竟把门锁了,哦,是位老奶奶锁的,大概是女鬼樊颖婉的奶娘还是什幺的。
花园?有多大,还需要逛??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我走了老半天就是没有一条重複的,以机率论统计,这个几率也太小了吧﹗看来这家人是大人家,转头问问女鬼(鬼不怕太阳的,还暖洋洋的很舒服──女鬼原话,天地良心,没有修改一个字),我差点晕了,他父母都是大企业的董事长了,总经理的,家财万贯,分公司遍部世界各地,老天,我这是运好呢还是运坏,好处想是以后能借助他们的势力金光闪闪,坏处想是那个女鬼早晚有一天要把我宰了。
在这白天,女鬼樊颖婉把她对她父母的态度,动作,话语都塞给我,让我做那撒娇的动作,我在心里吐了半天,像我这个丑男,自从有记忆以来就没有撒过娇(没记忆的也不会有),当下天黑了下来,心里缀缀的,幸好旁边有真的在,要不然,半句不到肯定露马脚。
「颖婉,没事了吧,真让我担心死了。」一个好魁梧的男人,好温柔的语气,关却的话语,恩,我以后一定要学他,肯定能泡到许多MM(喂,喂,人家是父爱,你想到那里去了)。
「没事了,dad,看。」还故意跳跳,一个不小心(被女鬼推了一把),倒入魁梧男人的怀里(天啊,我说这话已经够恶了,现下)
「恩,没事了,老婆,你说是不?」哇,又是那个超级大美女。
「我本来就说没事的,还大惊小怪。」不知道我醒来时,大喊大叫的是哪位美女。
终于经过一番奋斗,我可以出去走了,当然首要是要处理我的身体。要乘计程车,被女鬼家里的司机问到,坐上车直奔我家而去(我不能当他们是我的家人,请原谅了)。坐在车上合上双掌,像菩萨祈祷︰不要把我的躯体火化了,我不想像铁拐李一样,虽然我也姓李。不知道这临时抱佛脚有没有用。
熟悉的家门有着浓浓的悲伤气息,我一头跑进去,只见老妈哭的两眼红红,老爸是一脸的悲伤,显然也是流过泪,脸都没洗,还有泪痕,还有我的同学,哈,那个尉亚玲也在,也是一脸的悲伤,没有流过泪,洗的干乾净净的脸一看就知道。
看到老妈这幺悲伤,我忍不住叫到︰「妈,不要哭。」我忘了,完,身后的女鬼狠狠的戳了我一下。
「你是,你是星儿的女朋友?」老妈虽然在悲伤欲绝中,但是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,一脸的惊讶。
「是啊,我就是,我听到星的消息就飞快的赶来了。他怎幺会这样?」我满脸的悲伤,心里却在狂笑,哈哈,我赚到便宜了,这样一来我也可以用女朋友的身分去阻止他们火化我的身体,一旁的女鬼连连戳我的身体,我偷偷告诉她我的计画,并且保证以后不会与她有任何瓜葛。
「不是吧﹗这幺漂亮的女孩子,星哥好有实力。」
「这小子真是真人不露相,露相非真人啊﹗」
「真要在这小子在的时候好好向他讨教。」一帮同学马上纷纷议论起来。

「表姐,你怎幺时候认识李星的?」一个美丽的女声传入耳中,啊,是尉亚玲。什幺,什幺,她们是表姐妹,天下哪有这幺巧的事啊,这下南瓜露子了。
「是去年的5.1,怎幺了?」不要说去年5.1这小妞一直跟女鬼在一起啊。
「哦,怪不得,去年那时候找不到你,原来去吊凯子去了。」尉亚玲一脸的嘲笑。

还好,还好,她怎幺认为关我什幺事,女鬼在这里不敢把我怎幺样,回去肯定要扒了我的皮,但是男子汉大丈夫,船到桥头自然直(牛头不对马尾,吓的语无伦次了)。
「妈,星没有死,我听我朋友怎幺说的,你看他根本没有腐烂的迹象啊。我朋友是个医生」当然了,那个是死天使当然要做些手脚了,要不然我附在一副骨架上走动,人间还不是大乱了。
「是吗?」老妈一脸的不相信,她不相信什幺科学,对迷信上很相信的。
「是啊,昨天就是星托梦给我的,说他还可以复活,在一个月后。」反正到时倒霉的不是我,哈。
「表姐,你」我连忙一手捂住她的嘴,我当然知道樊颖婉不是医生了,她只不过是我不知道,转头问女鬼,哈,竟然是我要去的研究所的从业人员,是我的前辈了,看来漂亮又上进不是只有尉亚玲一个,当然表姐妹都这样,说不定有遗传原素,多年后我提出这个题材,马上被他们两驳回。
看着同学一脸的古怪表情,我把我的身体安装到一个玻璃棺(打电话叫来的)中,放置好,跟我父母道别(实在受不了同学的眼光),还带了一个尉亚玲回去。
粗心天使的话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,他的可怜的信誉值几乎是零,况且如果我进入别人的身体,那那个人的灵魂又如何呢,想想也可笑。经过这幺一闹,一个月的假期泡汤了,国家研究所徵人人员就要开始了,我应该去那里报道了,可是想起尉亚玲让我半喜半忧,樊颖婉就让我头疼了,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她,怎幺跟她面对?
不管怎幺样,我还是去报道了,更準确说是上班,因为它是我以后谋生的地方,要不然我可能真不来了。拿着所有的信任状,带着学校的推荐信来到人事科,看,那边有位MM在埋头苦干,让她休息一下。
「小姐,打搅一下,我是从XX大学研究所过来的,不知道我的研究办公的地方在那里?」唉,我又没有内部人员,尉亚玲是有她表姐,虽然我也“认识”她,但是最好是不要见到。
「哦,就是你啊,颖婉姐还特别关照过,叫你到她的研究课题下面去,嘿嘿,你跟她认识?」漂亮MM一脸的嬉笑。完,她跟我对上了,以后就休想要有好日子过了,我的期待啊﹗老实说,自从灵魂归体后,我的面相渐渐的改变了,虽然是很小的变化,比如,脸上的赘肉不见了,眼睛大了点,鼻子挺了点,总之有点向樊颖婉的方向发展,真真让我害怕,可是如果没有变,刚刚的MM也许就不会对我笑了。
「是吗?那她的办公在哪里啊?」一脸的诚恳(其实是一脸的奉承)当然能打动所有人了。
「就是往这边走到底向右第二弯道左转的第二幢房子的218。」口齿伶俐的MM啊。
「谢谢你,我这就过去。」早就死就早点死吧,我是有勇气的年轻人啊,我拿起行李。
「等等,我帮你拿过去吧。」啊,可怜的MM啊,我感激涕零,从来MM对我这幺好过。
我跟这个MM拿着行李走去樊颖婉的办公处,总要问问她是什幺名字,要是连帮忙的人的名字都不知道这也太失礼了。
「小姐,可以问一下芳名吗?」措词好像不是很恰当,像个泡马子的,可能是受要被樊颖婉虐待而导致思惟不活跃吧,手心,背心在冒冷汗。
「我叫俞冰,大家都叫我小冰,可恶的是那些男的,叫我语病,啊,我不是说你,可你不準叫,否则饶不了你。」看来是个粗线条的MM,张得可爱,没什幺心机的,要是我才不会把自己的绰号透露给不知道的人。
说着就到了樊颖婉的办公处,我上前敲了敲门,「请进。」熟悉的声音不亚于我对自己声音的认识程度,今天可能就要死在这声音的主人手中了。
我推们进去,放下行李,正经八百的说︰「XX大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星向樊颖婉,她什幺职称,樊院士报道。」希望用正经话混过去,但是我说出院士的时候也吓了一跳,没想到她会是院士,怎幺以前不跟我说呢,还有幸好俞冰提醒我,要不然就更惨了。

“小冰,你先回去工作吧,他的事我会安排的。”果然,我马上就要被修理的惨稀稀了。

“一来就去认识漂亮的女孩子,你还蛮有一手的嘛。”不是吧,不是你安排她的吗?

“呵呵,误会误会啊,只是偶然遇到的?”连我自己觉得笑的太勉强了,当然跟不能说出心理话了。

“那你準备怎幺办?”???我二丈摸不着头脑。

“笨,就是天使说你的特性啊﹗”原来她也听到了。

“没事的,那个粗线条的话不太可以相信的。”我真不知道她怎幺这幺相信那个粗线条的话。

“哼,等到发生事件就来不及了,好了现下你就去8幢宿捨楼605室去。”要搬行李了,那个小冰真是好心啊。


’,我刚走到门边,就与打开门的人撞了一下,还没看清是谁就晕了,不是吧,我的体质不会这幺弱吧。

咦,我的脸怎幺在我眼前,那我在那里?

“表妹,你没事吧?还有你李星,没事吧?”樊颖婉一脸的关切,只可惜她的关切是只给表妹的,不是给我的。

“我没事。”啊,怎幺又是女声,这个好像是尉亚玲的声音,莫非莫非我进入了她的身体,那她的灵魂呢?不会消失了吧﹗﹗﹗

“你在那里啊?尉亚玲,快回答我啊。”我心里大急,拼命的在心里叫喊。

“我在这里啊,你叫李星是吧,我是尉亚玲灵魂中的先天性部分,她的身体被你侵佔了,因为你的精神力量远大于她,所以她的主观意识被退到第二线了。”这个意识还真条理分明,虽说是先天性的但是好像尉亚玲啊,看来先天性的东西还真与成长有关啊。

咦,我好像可以看到她的意识啊,不知道可不可以知道她的记忆,啊,小时侯的玩乐历历在前,真的可以看啊。

“卑鄙﹗﹗”

“表妹,你没事吧。”两个声音同时想起,我老脸一红,不,应该是粉脸一红。

“那我怎幺回到自己的身体啊?”浓着脸皮问那个先天的灵魂。

“只要你接触你自己的身体再集中精神,默念‘我要回到自己的身体’,同时想着自己的身体的好了。”简单明了的解释。

我拉起我自己的手,照着那个灵魂的话做,眼前一黑,我就看到尉亚玲和樊颖婉两张脸,呼,终于回来了﹗﹗

本站资源由 qz786.com 采集 久久婷五月综合色啪网,色五月六月丁香,色五月丁香五月综合五月,久久亚洲国产中文字幕_qz786.com
本站采集只提供在外华人观看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请自行关闭离开!